香蕉视app污版下载

♂? ,,

,最快更新大千劫主最新章节!

轩辕辰死死咬牙,看着一脸风清云淡的黎叔,眼中不禁透出骇然杀意。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绝佳的机会,力一击,让辜雀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,却没想到出现一个又一个意外。

讲实话,辜雀的命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个人只要活着,杀害神女宫圣女的事便永远不会深埋地下!

他实在太担心这件事被抖露出来,一旦激化神族与七大圣山的矛盾,自己这个太子也算是做到头了。

轩辕旷见他愣住,顿时厉声吼道:“干什么?还不追!此子若进神都学院便不好办了!”

轩辕辰如梦初醒,顿时一震,连忙朝辜雀追去!他抱着溯雪,速度不快,离神都学院还有一段距离,还来得及!

韩秋淡淡一笑,轻声道:“四方王还真会说笑,若是四大护城将军还能出手,或许们还有机会。只可惜他们受伤太重,一个月之内是出不了手了!”

轩辕旷冷声道:“走追便是!这三人我来抵挡!”

他说着话,忽然朝前踏出一步,身影立于虚空之上,双眼一闭,大声道:“幽幽千古,人皇长存,今有后人轩辕旷,抗敌不力,请祖先降法,激活子孙血脉!”

此话一出,黎叔骤然脸色一变,惊道:“轩辕旷疯了!又不是什么大事,至于让激活血脉吗?”

话音刚落,轩辕旷已然睁开双眼!在他睁开双眼的一刹那,瞳孔顿时透出两道金芒!下一刻,他血肉之躯不断蠕动,渐渐凝固,整个身体都成了一片金色。

吃面包清纯美女暖黄系写真图片

变态院长沉声道:“激活血脉,凝固躯体,身如黄金锻造,这是神族秘法!”

轩辕辰往后望了一眼,眼中闪过惊骇,连忙朝辜雀追去。

黎叔脸色一沉,大手挥出,一道白光如刀,径直朝轩辕辰斩去。

而就在此时,轩辕旷忽然朝前跨出一步,这一步跨出,像是穿越虚空一般,身影骤然出现在了轩辕辰面前!右手成掌,缓缓挥出,刹那间便把这白光击碎。

一声仿若金属铿鸣的声音传遍大地,轩辕旷身金芒闪烁,身体僵硬,犹如金属生灵一般。

而轩辕辰,已然不见了踪影!

辜雀不断飞奔,身后的情况他不知道,但他能感受到,轩辕辰的气息正疯狂接近!

他妈的!神帝不是找轩辕旷喝过茶了吗?这王八蛋怎么还这么尽心尽力的抓自己!

他元气不断纵横,每踏出一步,身影便激射出数丈之远,神都学院,已在眼前。

只是好像门后站满了人,隐隐可见他们围成了一个大圈,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一般,看着中央!

他身影未停,不断朝前,身后长街,轩辕辰已然跟了上来。

他追不上自己了!辜雀狞笑一声,身影再次加快。

而就在此时,一个身穿紫衣的身影忽然从天而降,稳稳落在长街中央,手中一把长剑雪亮无比!

轩辕默!

轩辕默竟然在这里等自己!

辜雀死死咬牙,这种关键时候,只要被拖住一刻,恐怕面对的就是轩辕辰的长枪!

一声声金属铿锵响彻天地,一道道金色元力在空中激荡,伴随着黎叔的大吼,伴随着变态院长的惊呼,辜雀只知道他们在战斗,却不知道是谁留住了他们。

不重要!重要的是!前有恶狼守候,后有猛虎追击,一个不慎,便要惨死长街!

此刻,没人能够帮自己!

辜雀身影未停,短刀已然在手!

他瞳孔透出一金一黑两道奇异的神光,体内《人皇经》、《神女赋》同时运转,在《紫虚道经》的调和下,短暂地并存在经脉之中。

血红的刀刃,一面漆黑如墨,一面犹如黄金!

终日悟刀,阴阳并行,此招终于有用武之地了!

半年的安逸生活没有让他胸中热血凉去,此刻,反而愈发喷涌,直冲头顶!

轩辕默看着辜雀身后的轩辕辰,终于忍不住冷笑出声:“辜雀,我确实没能让在十日之内离开学院,但今日恐怕连命都要丢掉!”

他握着手中雪亮的长剑,厉声道:“让见识见识,什么叫寂灭之力吧!”

他说着话,忽然一剑而出,剑芒如白月,呈半环形直接朝辜雀斩来!那强大的锋芒,掀起空气呜呜异啸,仿佛这一刀,把天地元气都抽了个一干二净!

辜雀一把把溯雪扔在自己背上,左手死死揽住她的身体,右手持刀,在速度的加持下,右脚猛然一跺!

于是身影如炮弹一般拔地而起,达到一个最高点,接着!在身体下落的一瞬间,一刀猛然斩下!

此刀名为阴阳斩!刀生两面,一面为阴,一面为阳!阴阳并行,有开天之势!

短刀斩下,强光大作,元气激涌!黑金之光亮彻天地,一股恐怖的气息蔓延开来!

一刀而下!那月白色剑芒顿时被一分为二,黑金二色向两侧席卷,把这剑芒吞噬的干干净净。长街中央,一道恐怖的沟壑形成,下一刻,便是无穷无尽的碎石激射!

轩辕默脸色急变,身影连忙退后,只见硝烟滚滚,辜雀的身影划破长空,已至学院门口。

自己,败了!

他双眼瞪得老大,右手长剑不断颤抖,整个身体都已然僵住!

这怎么可能!

轩辕辰稳稳落在地上,冷冷看了他一眼,眼神又落在辜雀的背影上,缓缓道:“任何小看他的人,都要吃亏!”

而此刻,三道身影忽然划破长空,带着强大的气势,稳稳落在大地之上。

韩秋、黎叔、变态院长朝天而望,只见一个身如黄金浇筑的身影脚踏虚空,正极速而来。

黎叔叹道:“好个激活血脉!身如黄金,刀枪不入,元气不侵,速度也快到了一个极致,以一敌三,丝毫不落下风!”

变态院长叹道:“毕竟是神族!”

轩辕旷稳稳落在地上,看了一眼轩辕默和轩辕辰,深深叹了口气,身体瞬间恢复了正常。

辜雀已进入神都学院,这几人也没有了战斗的意义。

他不可能把变态院长怎么样,也奈何不了韩秋两人,辜雀已进神都学院,不可再追。这些人,只有神帝有资格处理!

他抬头一望,只见远处的天空,黑光隐隐,金芒散射,一金一黑两个光球不断碰撞,爆发出一股股惊天动地的恐怖元气。

这神秘的黑袍人,到底是谁?竟然能与神帝旗鼓相当!

莫非是神女宫的宫主?不可能!神女宫的宫主是女人!看这一身魔气纵横,反而像是魔域的魔君!

可是魔域与神州中间隔着金海,需从地州绕行而来,足足有二十万里之遥!就算是魔君功参造化,脚踏虚空,日行万里,也需要二十天!他怎么可能来神都救人!

一时之间,轩辕旷脸色已难看至极!

而此刻,辜雀已然冲进了神都学院大门,眼前数百学生围成层层大圈,像是发生了什么事,不断叹着气。

他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央的小郡主,这丫头昨日负气而走,今日眼眶红红的,像是又哭了一场。

辜雀元气消耗过重,累得不行,连忙喊道:“小郡主!快!快过来帮忙!”

轩辕轻灵身影一震,连忙回头,只见辜雀背着溯雪,正气喘吁吁的趴在地上。而溯雪那一身白衣之上,竟然满是触目惊心的鲜血!

“溯雪老师!”

轩辕轻灵连忙飞奔过来,看着溯雪脸色苍白,昏迷不醒,眼泪顿时又流了出来,急道:“溯雪老师!溯雪老师她怎么了?怎么伤的这么重啊!”

辜雀心有愧疚,微微低头,连忙道:“此刻来不及解释了,她伤得很重,必须马上治疗。快把她背往院长楼,让一号、二号先救她!我走不动了!”

“哦哦…好!快给我!”

轩辕轻灵也知道事关重大,强行压制住心中好奇,一把背起溯雪,连忙朝院长楼跑去。

她身影刚跨出几步,忽然又停住,眼中热泪盈眶,声音沙哑无比,哭道:“小混蛋,、去哪儿了!知不知道我好难过?伯母死了!”

辜雀身体一震,连忙道:“说什么?谁死了?”

轩辕轻灵看了人群一眼,眼泪刷刷直流,也不说话,转头便走!

而辜雀则是强行压制住心头的不安,撞开一个个同学,来到人群中间。一个白发苍苍的身影,顿时映入眼帘。

这是一个女人,一个已然老去的女人。

脸上沟壑纵横,皱纹遍布,把完整的脸割得支离破碎。苍老的脸庞面带悲戚,泪痕犹在,像是经历了世间最痛苦的悲伤,那凝固的表情几乎令人心碎。

她气息已然不在,身体已然冰冷,她已死去。

伯母?辜雀心头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。

“她是谁?”

他不禁开口问道,声音已不自禁颤抖了起来。

“她啊?她是唐义勇的母亲!”

“她今天来看唐义勇,然后知道自己儿子死了,一时之间接受不了,便直接倒下去死了。”

“很多老师都来了,但没办法,已经救不活了。”

辜雀身体渐渐僵硬,缓缓回头,眼泪再也止不住流出,顿时跪下身去,痛呼道:“义勇,我对不起!”

辜雀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巧,唐义勇的母亲恰好来看他,恰好得知了他的死讯,而自己恰好不在。

她的年龄并不大,但已经被生活折磨得无比苍老,她人生所有的希望都在唐义勇身上。义勇死了,她的心也死了。

辜雀真的有想过,有想过替义勇好好安置他的母亲,因为他知道,义勇真的很孝顺。

但是,刚报完仇,好不容易几番大战回到学院,竟然又得到这样的消息!

果然是祸不单行啊!

辜雀深深吸了口气,把这个身体猛然抱起,大步朝寝室走去!

他要把这对母子合葬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