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草莓app污片下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闪婚总裁契约妻最新章节!

顾兮兮吓了一大跳,伸手一把就扶住了菲尔伯爵。给文学网一路有你wWw.GeILwx.Com

手掌接触到菲尔伯爵的身体,发现他的体温好高。

不好,他发烧了

顾兮兮瞄了一眼他的衣服,才发现他身上的衣服不是烤干的,而是风吹干的。

这个傻子不会是跑到洞口吹风去了吧

顾兮兮在心底轻叹一声,现在这里就只有自己和他,他又发烧了,自己也不是医生,这可怎么办是好啊

顾兮兮将菲尔伯爵平躺着放下,将篝火往旁边移动了一下,将烤干变得热烘烘的地面让出来,将菲尔伯爵推了过去。

打开医疗包,从里面找出了几粒退烧药,用水给他送服了下去。

看看他丢在地上的几条鱼,顾兮兮赶紧掏出,将鱼清理了一下,拿到水塘处清洗了一下,想想这里是大海,估计鱼都是咸的也就不用撒盐,直接用树枝串起来慢慢的烤着。

比起顾兮兮和菲尔伯爵的顺利,沐若娜跟顾渺简直是苦逼中的战斗机

当沐若娜苏醒的时候,身的骨头简直是被压路机反复熨烫了好几遍似的,疼的简直恨不得再次昏死过去算了。

时光是记忆的涂改液

“干妈。”顾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沐若娜一个激灵赶紧醒过来,就算是胸被熨烫成相片,也得赶紧醒过来

顾渺没事了

“干妈,快点醒醒啊再不醒过来,我们就要喂鳄鱼了”顾渺急切的叫了起来。

嗯鳄鱼什么意思

沐若娜刷的睁开了眼睛,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这一坐起来不要紧,沐若娜的心,差点就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。

只见四条鳄鱼虎视眈眈的冲着自己和顾渺的方向,慢吞吞的爬了过来

我现在可以骂人吗可以吗不可以那好

还说什么说啊快跑啊

沐若娜此时已经顾不上身上的疼痛了。

都说人濒死的时候爆发的战斗力和意志力,简直是有如神助。

沐若娜觉得自己现在就是神功附体了,那些疼痛都不算什么了,抓起顾渺的手,撒丫子道:“御焓的背包我背着的,所以我身上有两个包。加上干妈的包,我们有三份压缩干粮啊”

沐若娜看到食物的那一刻,差点喜极而泣

老天爷总算是开眼了,没有把自己的后路都斩断了

沐若娜开了一个干粮,喝了口水都吞了下去。

肚子里有了食物,身上也就不觉得那么冷了。

掏出放水雨布,将顾渺里外的包了一层,一边包一边说道:“现在刚刚恢复健康,不能受凉。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找个干爽能避雨的地方,先吃一粒退烧药预防着吧。”

顾渺温顺的吞掉了沐若娜递过来的药片,乖乖的岔开腿坐在树枝上。

幸亏这树还算强壮,经历了飕风的肆虐检验之后,确定了坚实的根基,两个人也就更加放心的在树上躲避危险了。

沐若娜抱着顾渺取暖,头靠在顾渺的肩膀上说道:“乖儿子,让妈靠一下,好困啊”

顾渺体贴的说道:“嗯,睡会儿吧,我给警戒。我们有三个手电呢,白天晚上开着都没事的。”

沐若娜是真的累狠了,加上刚才一醒过来就撒丫子往树上逃,现在休息过来,身就跟散了架似的,没有一处不疼的。

沐若娜担心自己也发烧了,就没办法照顾顾渺了,所以睡觉前也事先吞了几片药。

然后把剩下的雨布翻出来,往头道:“尹家出了个好小子啊这次多亏了他,如果能顺利回国的话,跟云家的婚约,就算了吧。看的出来,这个小子对兮兮也是用情至深,总算也没有埋没了云家的门楣。”

这个时候,助理小a从外面敲门进来:“老爷子,刚刚跟外面的通讯已经恢复了。墨总说,他还有大概两天的时间就到了。他们也被刚刚过去的那场风暴困在了陆地上,行动不得。”

墨老爷子点点头。

两天的时间,差不多也就是雨停的时候。

墨老爷子吩咐了下去:“告诉下面的人,力以赴寻找救人。重点放在岛屿上,海底的暗流虽然汹涌,可是这边的海流趋势都是往陆地上走的,他们运气好的话,就会被冲到岛屿上去。附近的岛屿那么多,说不定就在某个岛屿上。”

小a领了命令,转身就去执行了。

此时此刻,同

样焦急万分的,还有汉斯船长。

他的引擎坏了,顺水漂流到了一个岛屿上。

这些人里面,估计就属他环境最好了。

船虽然坏了,可是船上的设备还是好好的。物资也都没有遗失掉。

大家齐心协力的将东西运到岸上,然后在地势高的地方重新扎了帐篷。

因为没有了飕风,普通的帐篷也能够应对暴雨天气了。

尹御焓眼神一直看着那片海域,仍旧是一言不发。

换了一身衣服的汉斯船长,看着仍旧在发呆的尹御焓,想了想坐在了尹御焓的身边,说道:“喂,小子。这么看,他们也不会从水里冒出来的。如果运气不好,他们估计都喂鱼了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尹御焓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他们不会喂鱼的。”

汉斯笑了笑:“为什么这么肯定”

尹御焓转头看了一眼汉斯,没有搭理他。. 首发

汉斯摸摸鼻子,真想丢下他不管了算了。

可是顾兮兮在死亡关头,拼着自己的性命也要把儿子丢给自己,算了,看在她那么在乎这个儿子的份上,自己就不跟他计较了。

汉斯船长就这么自我安慰着。

汉斯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,尹御焓幽幽的开口了:“三年前,那么大的危险,妈妈都挺过来了。三年前妈妈为了保住我选择了牺牲自己,三年后,妈妈又一次的为了保护我,选择了放弃生命。汉斯船长,说,我还没有报答妈妈的生育和养护之恩,她怎么会死呢”

汉斯一下子站住了,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尹御焓。

突然,他有种错觉。

坐在他眼前的根本不是一个三岁半的孩子,而是一个大孩子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