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草莓视频app黄

,最快更新重生星际之凤九娘最新章节!

凤小七将他的挑衅当做是耳边风。

“还是改一改这别扭的脾气。我算是很好说话的人,但凤家也有刺头儿。在那边基本就是最低的辈分,还没实力,连眼色都不会看的话,周围多的是人撩

。不学爸妈,好歹也学一学舅舅。他年纪大没多少,人看起来就顺眼的多。”

“别学我。学我的话,就有可能被七姐说是破坏感情的第三者,居心不良。”

凤昀自嘲。

凤小七笑道,“一个两个嘴巴都这么厉害,以后应该让萧崇舒来治一治们。”

“他管不着。”

凤圣哲不觉得萧崇舒会把手伸这么长。

“七姐的意思是,等他哪天成为七姐夫,就管得着了。”

凤昀居然也配合着揶揄自己外甥。

屠樊终于找回神志,“和舅舅真的要走?”

“不是叫不要跟来?”

气质清纯白净雨天美女图片

凤圣哲不答反问。

“要去的凤家在哪个星球?在帝国管辖范围?”

“不在。”

“在混乱星域?”

“都说了不在。”

“那是我们联邦哪个星球?”

“和有什么关系?”

凤圣哲烦躁的很。

凤昀原本很想要忍耐住不插话的,但见外甥越来越不耐烦,便拐了他一手肘。

“阿圣。”

凤圣哲撇了撇嘴,不情不愿地解释,“我们也是第一次去,不知道在具体在哪里,但肯定不在提到的这几个地方。”

“那在哪里?”

“我不是说了我不知道?怎么越来越笨……”

凤圣哲吃痛,凤昀施施然地收回了拳头。

“不是说了?不能对女士出口成脏。”

“她算什么女士?七姐刚才都说了,我们三个都是小屁孩。”

“还知道用‘我们’这个词语啊,看来还是将她看成自己人嘛。”

凤小七不提醒屠樊也知道这一点。

“现在不是去萨达星?”

“都说了不是。怎么这么烦?让不要跟过来非要来。是不是嫌自己吃饱了没事做?”

凤圣哲只想要将人赶走。

屠樊咬牙,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君临来了。

“不好好在指挥室呆着,跑这来干嘛?”

“看看七姐有没有欺负小孩。”

君临意有所指。

凤小七翻了一个白眼。

“七姐,翻白眼这个动作不适合,少做为好。”

“难道就适合小九?她比我更经常这么做。”

话说回来,她好像是受了凤殊影响才学会这个动作的。

“她已经嫁人了,在熟人面前不需要保持端庄礼仪。七姐还没有解决婚姻问题,该从严约束自己,免得养成不好的习惯,让心上人看了去,影响了对的喜爱之情。”

君临一本正经地解释,凤小七居然被他说服了。

“姐夫,我们真的不去萨达星?”

“回来的时候有时间再顺路去一趟。现在直接去帝国。”

“去帝国干什么?”

“不是说了和无关?”

屠樊一开口,凤圣哲就忍不住堵她的话。

“有需要商量的事情。如果不方便过去,我们会在下一个星球放下去,可以再搭乘民航返回天极星。”

作为已经入职军部的人,她不可能连独自长途旅行都不敢。

“她一个女孩,单独上路的会遇到危险怎么办?”

凤小七是明摆着使坏。

凤圣哲语气依然很差,但显然也担心她的安危,“最好尽快决定在哪一个星球下去。等出了联邦星域,再想要回头就麻烦了,总不能让人专门送回去,或者找人来接。”

屠樊脸微热,咳了咳,“我请长假了。爸爸也同意我跟着。”

“谁要跟着我?”

凤圣哲双耳唰的红了。

“一起去也可以,就当做是长途旅行,帝国的一些风光还是不错的,年轻时走南闯北,眼界才会开阔。”

“老爸!”

凤圣哲很不爽。

屠樊却像是得到了承诺,高兴地两眼弯成了月牙儿。

“们难得见一次面,要好好相处。将来不出意外的话,们几个朋友会分开很长时间。

我们不可能带她走,作为父母,我们更希望孩子能够在自己的视线范围里生活。即便要离开视线范围,也最好是在我们能够够得着的地方。最怕就是孩子去了遥远的地方,有什么好事坏事发生我们都鞭长莫及。”

换句话说,这一次去帝国,可以带上屠樊。但下一次回内域凤家,是不可能带上她的,哪怕她想要过去,哪怕凤圣哲也同意,作为父母,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做。

屠樊是独生女儿。离开就意味着几十上百年的分别,条件不允许的话,甚至可能就是在内域终老,无法再回家看望父母一眼,更别提尽孝。

“跟着去也没什么。我们家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闲人。何况我看她也不是喜欢吃闲饭的那种人,当真跟着去了,肯定会努力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有想法有行动的话,养活自己不成问题。顶多在她适应之前,我们家为她提供几年物资和技术上的支持。”

凤小七见屠樊听了君临的话后沮丧地耷拉下了双肩,就不由地宽慰她不需要过于担忧。

“谢谢七小姐。”

“别谢我。最终决定要不要带走的人,是凤圣哲的父母,更是的父母。的个人意愿起不了决定作用。”

“这事情不用问的爸妈。我们要离开的事情会尽可能保密,以免节外生枝。

如果有缘分,相隔一方最终也还是会重逢,如果没有缘分,就算朝夕相处,事情也不会像人想要的方向发展。们都还年轻,需要的不是花前月下,而是提升实力,找到自己的立足点,并且成功地以此为生活与工作的根基。

只有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了,才能有底气,也有能力,去做别的想要做的事情。在没有这种实力之前,即便再喜欢,最后也会被现实所打败,哪怕身边有人帮忙,日子也不会好过。”

屠樊愣了愣,但很快便反应过来,朝他微微鞠躬,表示受教,她会认真听从教诲,秉持初心。

“是不是老了?怎么回来尽说些有的没的废话?”

凤圣哲有种自己被父亲卖了的感觉。

凤小七揶揄道,“不是叫他老爸?不老也被叫老了。以为会长成像凤昀一样省心的孩子,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一言难尽,让他和小九心力交瘁。现在还有时间唠叨几句,将来看一眼都没工夫呢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凤昀没有想到躺着也会中枪,不由苦笑。

“七姐,崇舒哥怎么样我不清楚,毕竟没有相处过,但我和阿圣也去过萧家几次。萧爷爷更喜欢稳重大方的人。七姐足够大气,实力也足够强悍,这两点完是优势。然而虽然内敛,但看起来似乎离稳重还有一定的距离。”

“看来凤家人就算再内敛,当真要说话也还是能够将事情说圆了的。的口才也不错。不过不觉得真的对凤圣哲操心太过了吗?是舅舅,不是爸爸,不是妈妈。”

凤小七看了一眼凤昀,又看了一眼凤圣哲,摇了摇头,“屠樊的眼光很一般啊。凤圣哲看起来就是个爱闹别扭的小鬼,而凤昀从小就是温柔体贴的作风,嫁给谁会更幸福,这一点显而易见。需要去检查一下眼睛,看看有没有近视之类的问题。”

屠樊脸红了,但没有反驳。

凤圣哲也脸红了,但却是被气的,“七姐真的话太多了,而且还是胡说八道的类型,实在是讨人厌。”

“反正我又不会嫁给,也不是我儿子,不需要讨喜欢。”

凤小七表示她无所谓。

“老爸。”

凤圣哲打她打不赢,骂她骂不过,现在真的气得浑身发抖。

凤昀憋笑。屠樊注意到了,头便垂了下去,臊得慌。

“果然还是个小屁孩。一点点小口角,说不赢就要找自己爸爸帮忙。当真遇上事的话,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,会不会哭得满地打滚?”

“七姐,总是这样爱胡说八道的吗?小心我去了凤家找长辈们告状!”

凤圣哲可不觉得告状有什么不光彩的。反正他是小屁孩嘛,童言无忌,无论做什么也都随心所欲,任性地去长辈面前撒泼打滚有什么不对?正好如了她的意!

他还真就不信凤家没有制得了她的人。

凤小七没有想到他会一本正经地做如此打算,一时之间居然被他的表情给唬住了。但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很快她便笑了起来。

“是男人还是女人?还是说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,就只是小人?一点小事还好意思去长辈面前告状?这理直气壮的气势还很不错啊,继续保持。我敢说回到凤家长辈们一定会请吃各种深具凤家特色的炒肉,包管吃一次就让回味无穷。”

君临眼角抽抽,总觉得凤小七也有萧崇舒那种促狭心性。

“七姐,口下留情。虽然他脾气的确不太好,但还不至于真的是什么事都不懂的小鬼。给他一点时间,慢慢地就会走顺了。”

“我看他是福气太多了,所以才会身在福中不知福。亲人都宠着,朋友也都愿意包容他的坏脾气,一直陪着小心,就这样他还总是嫌弃来嫌弃去,真不知道他把自己当成什么。家里就算权势滔天富可敌国,也不能拿别人家的宝贝女儿不当一回事。

这语气不是欠骂欠教,甚至都不是欠揍,哪一天亲近喜欢的人心灰意冷了,直接弃他而去,连看他一眼都不再愿意的时候,他就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了。”

凤小七可不是用促狭的语气来说这话的。她是当真抱着讨厌凤圣哲刚才的说话语气和态度来呵斥他的。

凤圣哲很想说关她什么事她又不是他的母亲,但注意到屠樊低垂着脑袋,似乎万分沮丧,便不由地生出了凤小七说的没错他的确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觉来。

但他要是那种能够爽快向屠樊认错的脾气,估计几年前也就不会和她闹翻不相往来了。想到冷战的那几年,即便百无聊赖,他也不能找她聊聊天,凤圣哲就如鲠在喉。

“每一次都是凤昀替道歉的吧?凤昀不管是明里暗里,肯定花了很多心思和办法帮从中调和了不少纠纷。

他这是帮也是害——说帮是因为的确欠缺这一种智慧,天生就别扭的性子,身边人尤其深受其扰;说害是因为他抢走了学习自己应对这些事情的机会。

哪怕天生再不擅长某种事情,也是可以通过后天学习弥补一二的。完放弃了这一个过程,是凤昀的错,更是自己的错。人生中偷的任何一个懒,别人可能替承担了一部分甚至是大部分,但到了某一个年龄段,就会知道最终还是自己在付出代价。

能逃避绝大多数的人际交往,难道还能够逃避和自己父母手足的交往?愿意逃避和自己爱的人的交往?

现在年纪还这么小,在人际交往的学习上就这么偷懒,最基础的事情都不愿意去学着处理,觉得真的到了需要当家做主的时候,能够怎么负责任,怎么起榜样作用?就算最后不在凤家长久生活,也应该考虑在君家的立场吧?

难道不是君家这一代里需要立言立身立志立行的那一个嫡长孙?”

凤小七还真的是不训则已,一训就是长篇大论,并且字字珠玑,凤圣哲尽管对她刚才的话语颇有微词,但现在也是低下头去。

“七姐,比我姐还要吓人。我姐可不会像这样,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。她总是讲道理,讲到我昏昏欲睡却又绝对不敢睡为止。呢,说话真的是一针见血,让人醍醐灌顶。”

凤昀原本是想着缓和气氛的,不料凤小七却朝他挑眉道,“要是不想后悔,就趁早摆正立场。

哪怕屠樊不喜欢,喜欢她也可以追求她。她会不会拒绝是她的事,要不要表白是的事。至于凤圣哲喜不喜欢她,又是凤圣哲的事,和没有任何关系,知道吗?屠樊愿不愿意接受他,也是屠樊的事,和凤圣哲也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凤昀知道这是促狭之语,只得尴尬陪笑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