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社区app下载手机版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车内,解皮带的声音,异常的清晰。

清晰的,在让人隐隐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,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栗,安琪儿闭着眼,小拳头紧攥,呼吸都紊乱了。

哪怕她痛苦万分。

可真的要到了这个时刻,她还是紧张,紧张到有些恐惧。

原越感受着空气间炙热的温度这,在缓缓解开皮带的那一刻,他的腹部间也攒动起了一股子火苗,让他的浑身都不觉发热。

再看向车里,衣不蔽体的她时,素来凛冽冷漠的眼底,此时变的更加的幽邃深谙了起来。

即便是,他没有什么对她的身体,进行什么抚-摸,触碰,只是这样俯身撑着手臂,望着她,他的欲望也早已起来。

叫嚣着。

常年训练,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,身为一个特种兵对自己体能的训练自然不用说,麦色的健康肌肤,流畅的肌肉线条,八块腹肌,他的身躯硬邦邦的,结实的像是一堵墙壁。

而那腹肌下,是性感的鱼人线。

那皮带之下的野兽,更是不言而喻。

清纯大眼刘海美女静谧午后浪漫写真

他一个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特种兵,是一个保家卫国热血的男儿,而此时在这种时候,那些男人的硬气都化为绕指柔。

战场上要那些敌人都死在脚下,而在她身上,却舍不得她疼痛万分……!

“……琪琪……”

他身躯贴的更近了,唇齿间低喃着她的名字……在车里回荡开来。

安琪儿意识模糊,浑身烫的厉害,而他的声音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悱恻辗转。

他……何时那么温柔的,唤过她的名字。

和她滚烫的身子不同的,是他冰凉的手。

当他微凉的手触及到她的肌肤上时,两者的温度之间产生极大的反差,让她哼咛一声。

似乎那冰凉的温度能够缓解她身体的火热。

她的身子不免愈发想要向他靠近,难耐的动弹着,“……哥……”

她似在哀求。

身上的薄纱裹不住她的白皙娇嫩,在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若隐若现,那样的她,几乎真的要将他逼疯。

而原越也知道,那一刻,他完了。

再没有了退路。

……

……

原越不懂什么前戏,也不会什么前戏,他脑海里想的只有帮她,救她,缓解她的痛苦。

只是在看到她身子的时候,他也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只有那么单纯的想法,他想要占有她,迫切的想要她属于自己。

想要感受她身上的温度。

原来,他在她这里,也变成了一个见色起意的俗人。

原越压在她身上,将她紧攥的手指摊开,然后和她的十指交握,他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耳畔,声音沙哑至极:“……琪琪,真的知道,我是谁么……?”

她真的清楚,这一刻是谁要与发生那种事。

安琪儿在他身下难耐的动,软糯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:“……,是我哥………啊——!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声尖叫在车内响起……!

像是后面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……!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车内,解皮带的声音,异常的清晰。

清晰的,在让人隐隐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,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栗,安琪儿闭着眼,小拳头紧攥,呼吸都紊乱了。

哪怕她痛苦万分。

可真的要到了这个时刻,她还是紧张,紧张到有些恐惧。

原越感受着空气间炙热的温度这,在缓缓解开皮带的那一刻,他的腹部间也攒动起了一股子火苗,让他的浑身都不觉发热。

再看向车里,衣不蔽体的她时,素来凛冽冷漠的眼底,此时变的更加的幽邃深谙了起来。

即便是,他没有什么对她的身体,进行什么抚-摸,触碰,只是这样俯身撑着手臂,望着她,他的欲望也早已起来。

叫嚣着。

常年训练,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,身为一个特种兵对自己体能的训练自然不用说,麦色的健康肌肤,流畅的肌肉线条,八块腹肌,他的身躯硬邦邦的,结实的像是一堵墙壁。

而那腹肌下,是性感的鱼人线。

那皮带之下的野兽,更是不言而喻。

他一个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特种兵,是一个保家卫国热血的男儿,而此时在这种时候,那些男人的硬气都化为绕指柔。

战场上要那些敌人都死在脚下,而在她身上,却舍不得她疼痛万分……!

“……琪琪……”

他身躯贴的更近了,唇齿间低喃着她的名字……在车里回荡开来。

安琪儿意识模糊,浑身烫的厉害,而他的声音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悱恻辗转。

他……何时那么温柔的,唤过她的名字。

和她滚烫的身子不同的,是他冰凉的手。

当他微凉的手触及到她的肌肤上时,两者的温度之间产生极大的反差,让她哼咛一声。

似乎那冰凉的温度能够缓解她身体的火热。

她的身子不免愈发想要向他靠近,难耐的动弹着,“……哥……”

她似在哀求。

身上的薄纱裹不住她的白皙娇嫩,在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若隐若现,那样的她,几乎真的要将他逼疯。

而原越也知道,那一刻,他完了。

再没有了退路。

……

……

原越不懂什么前戏,也不会什么前戏,他脑海里想的只有帮她,救她,缓解她的痛苦。

只是在看到她身子的时候,他也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只有那么单纯的想法,他想要占有她,迫切的想要她属于自己。

想要感受她身上的温度。

原来,他在她这里,也变成了一个见色起意的俗人。

原越压在她身上,将她紧攥的手指摊开,然后和她的十指交握,他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耳畔,声音沙哑至极:“……琪琪,真的知道,我是谁么……?”

她真的清楚,这一刻是谁要与发生那种事。

安琪儿在他身下难耐的动,软糯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:“……,是我哥………啊——!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声尖叫在车内响起……!

像是后面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……!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车内,解皮带的声音,异常的清晰。

清晰的,在让人隐隐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,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栗,安琪儿闭着眼,小拳头紧攥,呼吸都紊乱了。

哪怕她痛苦万分。

可真的要到了这个时刻,她还是紧张,紧张到有些恐惧。

原越感受着空气间炙热的温度这,在缓缓解开皮带的那一刻,他的腹部间也攒动起了一股子火苗,让他的浑身都不觉发热。

再看向车里,衣不蔽体的她时,素来凛冽冷漠的眼底,此时变的更加的幽邃深谙了起来。

即便是,他没有什么对她的身体,进行什么抚-摸,触碰,只是这样俯身撑着手臂,望着她,他的欲望也早已起来。

叫嚣着。

常年训练,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,身为一个特种兵对自己体能的训练自然不用说,麦色的健康肌肤,流畅的肌肉线条,八块腹肌,他的身躯硬邦邦的,结实的像是一堵墙壁。

而那腹肌下,是性感的鱼人线。

那皮带之下的野兽,更是不言而喻。

他一个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特种兵,是一个保家卫国热血的男儿,而此时在这种时候,那些男人的硬气都化为绕指柔。

战场上要那些敌人都死在脚下,而在她身上,却舍不得她疼痛万分……!

“……琪琪……”

他身躯贴的更近了,唇齿间低喃着她的名字……在车里回荡开来。

安琪儿意识模糊,浑身烫的厉害,而他的声音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悱恻辗转。

他……何时那么温柔的,唤过她的名字。

和她滚烫的身子不同的,是他冰凉的手。

当他微凉的手触及到她的肌肤上时,两者的温度之间产生极大的反差,让她哼咛一声。

似乎那冰凉的温度能够缓解她身体的火热。

她的身子不免愈发想要向他靠近,难耐的动弹着,“……哥……”

她似在哀求。

身上的薄纱裹不住她的白皙娇嫩,在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若隐若现,那样的她,几乎真的要将他逼疯。

而原越也知道,那一刻,他完了。

再没有了退路。

……

……

原越不懂什么前戏,也不会什么前戏,他脑海里想的只有帮她,救她,缓解她的痛苦。

只是在看到她身子的时候,他也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只有那么单纯的想法,他想要占有她,迫切的想要她属于自己。

想要感受她身上的温度。

原来,他在她这里,也变成了一个见色起意的俗人。

原越压在她身上,将她紧攥的手指摊开,然后和她的十指交握,他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耳畔,声音沙哑至极:“……琪琪,真的知道,我是谁么……?”

她真的清楚,这一刻是谁要与发生那种事。

安琪儿在他身下难耐的动,软糯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:“……,是我哥………啊——!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声尖叫在车内响起……!

像是后面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……!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车内,解皮带的声音,异常的清晰。

清晰的,在让人隐隐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,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栗,安琪儿闭着眼,小拳头紧攥,呼吸都紊乱了。

哪怕她痛苦万分。

可真的要到了这个时刻,她还是紧张,紧张到有些恐惧。

原越感受着空气间炙热的温度这,在缓缓解开皮带的那一刻,他的腹部间也攒动起了一股子火苗,让他的浑身都不觉发热。

再看向车里,衣不蔽体的她时,素来凛冽冷漠的眼底,此时变的更加的幽邃深谙了起来。

即便是,他没有什么对她的身体,进行什么抚-摸,触碰,只是这样俯身撑着手臂,望着她,他的欲望也早已起来。

叫嚣着。

常年训练,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,身为一个特种兵对自己体能的训练自然不用说,麦色的健康肌肤,流畅的肌肉线条,八块腹肌,他的身躯硬邦邦的,结实的像是一堵墙壁。

而那腹肌下,是性感的鱼人线。

那皮带之下的野兽,更是不言而喻。

他一个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特种兵,是一个保家卫国热血的男儿,而此时在这种时候,那些男人的硬气都化为绕指柔。

战场上要那些敌人都死在脚下,而在她身上,却舍不得她疼痛万分……!

“……琪琪……”

他身躯贴的更近了,唇齿间低喃着她的名字……在车里回荡开来。

安琪儿意识模糊,浑身烫的厉害,而他的声音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悱恻辗转。

他……何时那么温柔的,唤过她的名字。

和她滚烫的身子不同的,是他冰凉的手。

当他微凉的手触及到她的肌肤上时,两者的温度之间产生极大的反差,让她哼咛一声。

似乎那冰凉的温度能够缓解她身体的火热。

她的身子不免愈发想要向他靠近,难耐的动弹着,“……哥……”

她似在哀求。

身上的薄纱裹不住她的白皙娇嫩,在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若隐若现,那样的她,几乎真的要将他逼疯。

而原越也知道,那一刻,他完了。

再没有了退路。

……

……

原越不懂什么前戏,也不会什么前戏,他脑海里想的只有帮她,救她,缓解她的痛苦。

只是在看到她身子的时候,他也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只有那么单纯的想法,他想要占有她,迫切的想要她属于自己。

想要感受她身上的温度。

原来,他在她这里,也变成了一个见色起意的俗人。

原越压在她身上,将她紧攥的手指摊开,然后和她的十指交握,他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耳畔,声音沙哑至极:“……琪琪,真的知道,我是谁么……?”

她真的清楚,这一刻是谁要与发生那种事。

安琪儿在他身下难耐的动,软糯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:“……,是我哥………啊——!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声尖叫在车内响起……!

像是后面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……!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车内,解皮带的声音,异常的清晰。

清晰的,在让人隐隐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,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栗,安琪儿闭着眼,小拳头紧攥,呼吸都紊乱了。

哪怕她痛苦万分。

可真的要到了这个时刻,她还是紧张,紧张到有些恐惧。

原越感受着空气间炙热的温度这,在缓缓解开皮带的那一刻,他的腹部间也攒动起了一股子火苗,让他的浑身都不觉发热。

再看向车里,衣不蔽体的她时,素来凛冽冷漠的眼底,此时变的更加的幽邃深谙了起来。

即便是,他没有什么对她的身体,进行什么抚-摸,触碰,只是这样俯身撑着手臂,望着她,他的欲望也早已起来。

叫嚣着。

常年训练,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,身为一个特种兵对自己体能的训练自然不用说,麦色的健康肌肤,流畅的肌肉线条,八块腹肌,他的身躯硬邦邦的,结实的像是一堵墙壁。

而那腹肌下,是性感的鱼人线。

那皮带之下的野兽,更是不言而喻。

他一个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特种兵,是一个保家卫国热血的男儿,而此时在这种时候,那些男人的硬气都化为绕指柔。

战场上要那些敌人都死在脚下,而在她身上,却舍不得她疼痛万分……!

“……琪琪……”

他身躯贴的更近了,唇齿间低喃着她的名字……在车里回荡开来。

安琪儿意识模糊,浑身烫的厉害,而他的声音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悱恻辗转。

他……何时那么温柔的,唤过她的名字。

和她滚烫的身子不同的,是他冰凉的手。

当他微凉的手触及到她的肌肤上时,两者的温度之间产生极大的反差,让她哼咛一声。

似乎那冰凉的温度能够缓解她身体的火热。

她的身子不免愈发想要向他靠近,难耐的动弹着,“……哥……”

她似在哀求。

身上的薄纱裹不住她的白皙娇嫩,在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若隐若现,那样的她,几乎真的要将他逼疯。

而原越也知道,那一刻,他完了。

再没有了退路。

……

……

原越不懂什么前戏,也不会什么前戏,他脑海里想的只有帮她,救她,缓解她的痛苦。

只是在看到她身子的时候,他也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只有那么单纯的想法,他想要占有她,迫切的想要她属于自己。

想要感受她身上的温度。

原来,他在她这里,也变成了一个见色起意的俗人。

原越压在她身上,将她紧攥的手指摊开,然后和她的十指交握,他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耳畔,声音沙哑至极:“……琪琪,真的知道,我是谁么……?”

她真的清楚,这一刻是谁要与发生那种事。

安琪儿在他身下难耐的动,软糯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:“……,是我哥………啊——!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声尖叫在车内响起……!

像是后面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……!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车内,解皮带的声音,异常的清晰。

清晰的,在让人隐隐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,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栗,安琪儿闭着眼,小拳头紧攥,呼吸都紊乱了。

哪怕她痛苦万分。

可真的要到了这个时刻,她还是紧张,紧张到有些恐惧。

原越感受着空气间炙热的温度这,在缓缓解开皮带的那一刻,他的腹部间也攒动起了一股子火苗,让他的浑身都不觉发热。

再看向车里,衣不蔽体的她时,素来凛冽冷漠的眼底,此时变的更加的幽邃深谙了起来。

即便是,他没有什么对她的身体,进行什么抚-摸,触碰,只是这样俯身撑着手臂,望着她,他的欲望也早已起来。

叫嚣着。

常年训练,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,身为一个特种兵对自己体能的训练自然不用说,麦色的健康肌肤,流畅的肌肉线条,八块腹肌,他的身躯硬邦邦的,结实的像是一堵墙壁。

而那腹肌下,是性感的鱼人线。

那皮带之下的野兽,更是不言而喻。

他一个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特种兵,是一个保家卫国热血的男儿,而此时在这种时候,那些男人的硬气都化为绕指柔。

战场上要那些敌人都死在脚下,而在她身上,却舍不得她疼痛万分……!

“……琪琪……”

他身躯贴的更近了,唇齿间低喃着她的名字……在车里回荡开来。

安琪儿意识模糊,浑身烫的厉害,而他的声音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悱恻辗转。

他……何时那么温柔的,唤过她的名字。

和她滚烫的身子不同的,是他冰凉的手。

当他微凉的手触及到她的肌肤上时,两者的温度之间产生极大的反差,让她哼咛一声。

似乎那冰凉的温度能够缓解她身体的火热。

她的身子不免愈发想要向他靠近,难耐的动弹着,“……哥……”

她似在哀求。

身上的薄纱裹不住她的白皙娇嫩,在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若隐若现,那样的她,几乎真的要将他逼疯。

而原越也知道,那一刻,他完了。

再没有了退路。

……

……

原越不懂什么前戏,也不会什么前戏,他脑海里想的只有帮她,救她,缓解她的痛苦。

只是在看到她身子的时候,他也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只有那么单纯的想法,他想要占有她,迫切的想要她属于自己。

想要感受她身上的温度。

原来,他在她这里,也变成了一个见色起意的俗人。

原越压在她身上,将她紧攥的手指摊开,然后和她的十指交握,他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耳畔,声音沙哑至极:“……琪琪,真的知道,我是谁么……?”

她真的清楚,这一刻是谁要与发生那种事。

安琪儿在他身下难耐的动,软糯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:“……,是我哥………啊——!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声尖叫在车内响起……!

像是后面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……!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车内,解皮带的声音,异常的清晰。

清晰的,在让人隐隐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,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栗,安琪儿闭着眼,小拳头紧攥,呼吸都紊乱了。

哪怕她痛苦万分。

可真的要到了这个时刻,她还是紧张,紧张到有些恐惧。

原越感受着空气间炙热的温度这,在缓缓解开皮带的那一刻,他的腹部间也攒动起了一股子火苗,让他的浑身都不觉发热。

再看向车里,衣不蔽体的她时,素来凛冽冷漠的眼底,此时变的更加的幽邃深谙了起来。

即便是,他没有什么对她的身体,进行什么抚-摸,触碰,只是这样俯身撑着手臂,望着她,他的欲望也早已起来。

叫嚣着。

常年训练,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,身为一个特种兵对自己体能的训练自然不用说,麦色的健康肌肤,流畅的肌肉线条,八块腹肌,他的身躯硬邦邦的,结实的像是一堵墙壁。

而那腹肌下,是性感的鱼人线。

那皮带之下的野兽,更是不言而喻。

他一个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特种兵,是一个保家卫国热血的男儿,而此时在这种时候,那些男人的硬气都化为绕指柔。

战场上要那些敌人都死在脚下,而在她身上,却舍不得她疼痛万分……!

“……琪琪……”

他身躯贴的更近了,唇齿间低喃着她的名字……在车里回荡开来。

安琪儿意识模糊,浑身烫的厉害,而他的声音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悱恻辗转。

他……何时那么温柔的,唤过她的名字。

和她滚烫的身子不同的,是他冰凉的手。

当他微凉的手触及到她的肌肤上时,两者的温度之间产生极大的反差,让她哼咛一声。

似乎那冰凉的温度能够缓解她身体的火热。

她的身子不免愈发想要向他靠近,难耐的动弹着,“……哥……”

她似在哀求。

身上的薄纱裹不住她的白皙娇嫩,在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若隐若现,那样的她,几乎真的要将他逼疯。

而原越也知道,那一刻,他完了。

再没有了退路。

……

……

原越不懂什么前戏,也不会什么前戏,他脑海里想的只有帮她,救她,缓解她的痛苦。

只是在看到她身子的时候,他也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只有那么单纯的想法,他想要占有她,迫切的想要她属于自己。

想要感受她身上的温度。

原来,他在她这里,也变成了一个见色起意的俗人。

原越压在她身上,将她紧攥的手指摊开,然后和她的十指交握,他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耳畔,声音沙哑至极:“……琪琪,真的知道,我是谁么……?”

她真的清楚,这一刻是谁要与发生那种事。

安琪儿在他身下难耐的动,软糯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:“……,是我哥………啊——!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声尖叫在车内响起……!

像是后面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……!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车内,解皮带的声音,异常的清晰。

清晰的,在让人隐隐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,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栗,安琪儿闭着眼,小拳头紧攥,呼吸都紊乱了。

哪怕她痛苦万分。

可真的要到了这个时刻,她还是紧张,紧张到有些恐惧。

原越感受着空气间炙热的温度这,在缓缓解开皮带的那一刻,他的腹部间也攒动起了一股子火苗,让他的浑身都不觉发热。

再看向车里,衣不蔽体的她时,素来凛冽冷漠的眼底,此时变的更加的幽邃深谙了起来。

即便是,他没有什么对她的身体,进行什么抚-摸,触碰,只是这样俯身撑着手臂,望着她,他的欲望也早已起来。

叫嚣着。

常年训练,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,身为一个特种兵对自己体能的训练自然不用说,麦色的健康肌肤,流畅的肌肉线条,八块腹肌,他的身躯硬邦邦的,结实的像是一堵墙壁。

而那腹肌下,是性感的鱼人线。

那皮带之下的野兽,更是不言而喻。

他一个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特种兵,是一个保家卫国热血的男儿,而此时在这种时候,那些男人的硬气都化为绕指柔。

战场上要那些敌人都死在脚下,而在她身上,却舍不得她疼痛万分……!

“……琪琪……”

他身躯贴的更近了,唇齿间低喃着她的名字……在车里回荡开来。

安琪儿意识模糊,浑身烫的厉害,而他的声音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悱恻辗转。

他……何时那么温柔的,唤过她的名字。

和她滚烫的身子不同的,是他冰凉的手。

当他微凉的手触及到她的肌肤上时,两者的温度之间产生极大的反差,让她哼咛一声。

似乎那冰凉的温度能够缓解她身体的火热。

她的身子不免愈发想要向他靠近,难耐的动弹着,“……哥……”

她似在哀求。

身上的薄纱裹不住她的白皙娇嫩,在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若隐若现,那样的她,几乎真的要将他逼疯。

而原越也知道,那一刻,他完了。

再没有了退路。

……

……

原越不懂什么前戏,也不会什么前戏,他脑海里想的只有帮她,救她,缓解她的痛苦。

只是在看到她身子的时候,他也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只有那么单纯的想法,他想要占有她,迫切的想要她属于自己。

想要感受她身上的温度。

原来,他在她这里,也变成了一个见色起意的俗人。

原越压在她身上,将她紧攥的手指摊开,然后和她的十指交握,他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耳畔,声音沙哑至极:“……琪琪,真的知道,我是谁么……?”

她真的清楚,这一刻是谁要与发生那种事。

安琪儿在他身下难耐的动,软糯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:“……,是我哥………啊——!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声尖叫在车内响起……!

像是后面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……!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车内,解皮带的声音,异常的清晰。

清晰的,在让人隐隐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之后,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颤栗,安琪儿闭着眼,小拳头紧攥,呼吸都紊乱了。

哪怕她痛苦万分。

可真的要到了这个时刻,她还是紧张,紧张到有些恐惧。

原越感受着空气间炙热的温度这,在缓缓解开皮带的那一刻,他的腹部间也攒动起了一股子火苗,让他的浑身都不觉发热。

再看向车里,衣不蔽体的她时,素来凛冽冷漠的眼底,此时变的更加的幽邃深谙了起来。

即便是,他没有什么对她的身体,进行什么抚-摸,触碰,只是这样俯身撑着手臂,望着她,他的欲望也早已起来。

叫嚣着。

常年训练,过着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,身为一个特种兵对自己体能的训练自然不用说,麦色的健康肌肤,流畅的肌肉线条,八块腹肌,他的身躯硬邦邦的,结实的像是一堵墙壁。

而那腹肌下,是性感的鱼人线。

那皮带之下的野兽,更是不言而喻。

他一个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特种兵,是一个保家卫国热血的男儿,而此时在这种时候,那些男人的硬气都化为绕指柔。

战场上要那些敌人都死在脚下,而在她身上,却舍不得她疼痛万分……!

“……琪琪……”

他身躯贴的更近了,唇齿间低喃着她的名字……在车里回荡开来。

安琪儿意识模糊,浑身烫的厉害,而他的声音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悱恻辗转。

他……何时那么温柔的,唤过她的名字。

和她滚烫的身子不同的,是他冰凉的手。

当他微凉的手触及到她的肌肤上时,两者的温度之间产生极大的反差,让她哼咛一声。

似乎那冰凉的温度能够缓解她身体的火热。

她的身子不免愈发想要向他靠近,难耐的动弹着,“……哥……”

她似在哀求。

身上的薄纱裹不住她的白皙娇嫩,在清清冷冷的月光下若隐若现,那样的她,几乎真的要将他逼疯。

而原越也知道,那一刻,他完了。

再没有了退路。

……

……

原越不懂什么前戏,也不会什么前戏,他脑海里想的只有帮她,救她,缓解她的痛苦。

只是在看到她身子的时候,他也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只有那么单纯的想法,他想要占有她,迫切的想要她属于自己。

想要感受她身上的温度。

原来,他在她这里,也变成了一个见色起意的俗人。

原越压在她身上,将她紧攥的手指摊开,然后和她的十指交握,他滚烫的气息落在她的脸颊耳畔,声音沙哑至极:“……琪琪,真的知道,我是谁么……?”

她真的清楚,这一刻是谁要与发生那种事。

安琪儿在他身下难耐的动,软糯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:“……,是我哥………啊——!”

话还没说完,一声尖叫在车内响起……!

像是后面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不可言喻的事情……!

You may also lik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