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蝌蚪app是不是假的

安小语身上背着背包,一直跟在研究员的后面,景三庭和老邢打头,几个青年人在前面,安小语在最后。几个士兵护卫在周围,安小语身后刚好就是那个年轻的小战士。

从营地到族群遗迹的路,这些天他们不知道走了到底多少遍,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危险,于是一路上所有人都很放松,稍微带着一些本能的警惕,轻快地向前走着。

“你… 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走到半路上,小战士悄悄地问。

安小语看了他一眼,展颜一笑:“安小语,你呢?”

小战士脸蛋通红:“我叫百岁。”

“噗!”安小语一下笑出来,看了看前面的人,悄悄地放慢了脚步,和他们拉开了距离。

“你笑什么!”百岁着急了。

安小语摆摆手:“没,没笑什么。你姓什么?”

百岁说:“我没有姓,就叫百岁。”

看了百岁一眼,安小语没有不识趣地问人家为什么没有姓,估计不是从小就没了父母,就是家里出过什么事情,他们又不是很熟,问出口反而尴尬。安小语现在好奇的是,为什么百岁会一直粘着自己?

一见钟情?

她仔细胡思乱想着,百岁又开口了:“听说你是三千学院的学生,三千学院好看吗?”

女人如花。

安小语点头:“好看,你没去过帝都吗?”

“没有,我从小就在这边长大,学习也不好,后来参军之后,就一直在这边执行任务,从来都去过帝都。”

“你几岁了?”安小语仔细看着百岁的样子,感觉不像是很大的样子。

“十九了!”

居然比自己还大一岁… …安小语有点不敢置信,天生嫩这正属性,在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有的啊!

“那你几岁参军啊?”

“十六岁!”百岁自豪地说:“边境的居民十六岁就能够参加工作,我十六岁高中没毕业就参军了。”

“为什么不继续上学?”

“学校的老师说我不是读书的材料,别人一天就能学会的东西,我学好几天才能弄明白,考试从来都是倒数。万一这么毕业了,就只能去工地上卖苦力。还不如直接辍学参军。”

三千帝国的地域何其之大,安小语知道,每一个地方都有他们自有的生存法则,根据这样的生存法则,帝国对于各个地方的政策也都不尽相同。百岁能够在十六岁的时候有这样的想法,已经相当不错了。

看着百岁,安小语不禁想到了家里的安小安,她那个和自己一样倔强的弟弟,上次打电话的时候父亲说,小安的成绩在学校里名列前茅,而且越来越高,最近还喜欢上了机械设备,说将来要报考三千学院的机甲系,做姐姐的装配师。

想到弟弟,安小语的眼神也更加柔和了一点,问百岁:“那你以后去帝都的时候,记得要来找我,我请你吃大餐。”

“真的?”百岁兴奋地问。

“嗯!真的!”

“有螃蟹吗?”

安小语一愣,看着百岁脸上的惊喜和期待,觉得当初的自己,和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如此的相像。

在刚刚走出东荒大漠的时候,她也曾经对倪誉问过很多幼稚的问题,也曾经在沙海基地当中,和迟默说过很多的傻话,然而世界终究是一个熔炉,自己的纯真已经不再了,而眼前却依然还有一个天真烂漫的人。

而且这个傻白甜居然还比自己大一岁?!

安小语笑着点头:“当然有!”

百岁似乎很开心,端着枪往前走,也不再是跟在安小语的身后,直接走到了她身边,抬起头来看着树枝上的鸟,还轻轻哼着断断续续的调子。安小语看他很轻松的样子,好奇地问:“百岁,你就是这附近的人吗?”

“是啊,就是山外面的那个垆坶县,再往中原走,就是海坶市。都属于西云省地界。我家以前就在垆坶县,现在… …我家就在军区里。”

“垆… …坶,是方言吗,什么意思?”

“不是方言,是这边的上古时候一种语言的发音,坶的意思就是光,垆坶就是看见光。垆坶县就是说,看见光的地方。海坶市则是说,看不到光的地方。”

安小语似乎懂了一些什么,看见光,看不见光,这个所谓的光,是不是就是天灵遗迹那边散发出来的光芒。于是她又问:“那你以前在垆坶县住的时候,看到过光吗?”

“你是想说山里的那种光吧?”百岁问。

安小语点头。

但是百岁却说:“没有见过,不要说垆坶县看不到,也就在我们营地的那个位置,才能大概看到夜里这边有光发出来,以前我都不知道这个地方,从来都没来过。”

“哦。”推翻了之前的猜想,安小语低头思索着,百岁好奇地看着安小语,又看看安小语身上的两只猫,一脸想摸的表情。

霜狼和尘狼从包里出来之后就没有再回去,霜狼直接趴在了安小语的头顶,尘狼则是趴在了安小语身后的大包上面,就跟胶水黏上去的一样,怎么动都甩不下来。

安小语想了想,结果就看到百岁的眼神,抱歉地说:“他们两个轻易不给摸的。”

百岁咽了一口口水:“好吧。”

“对了,你们这几天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?”安小语感觉自己简直就像关觉一样阴险了,用一个来帝都请吃大餐的承诺就把百岁骗得开心起来,然后单方面地不断套取情报。

“我们也刚来没几天,奇怪的事情… …”百岁想了半天:“好像是有那么一件!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我跟你说,你别跟他们说啊!就我们刚到的时候,我在营地里站岗,总感觉山的方向有人,但是我过去看了之后,发现什么都没有,等回了营地,那种感觉又出来了!”

“后来我跟队长说,队长带着人过去看过了,也没找到人,后来还骂了我一顿。再然后,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就再也没有过。”百岁挠了挠头:“兴许是我感觉错了?”

“你可千万别跟队长说,不然他又得骂我了!”

安小语笑着点头:“好,我不说。”

百岁到底是不是感觉错了,安小语不知道,但是安小语知道,在自己刚刚来到营地的时候,确实也有同样的感觉。

刚开始她以为是队伍里有人在偷看她,于是没太在意,但是那种窥视感经久不衰,于是她扭过头去看了一眼,正好看到那片山脉的貌。然后,被盯着的感觉便消失了。

是有人?异族或者野兽?还是说… …有神魂在那边?

安小语的境界还没到,不可能明目张胆地神魂离体去观察,所以只能先把这件事情放下。因为她并没有感觉到这道目光带来任何的危险气息,既然没有危险的气息,也没有任何证据,安小语不想声张。

所以安小语才觉得百岁就是之前的自己,就一个感觉而已,想都不想就汇报,是有点傻了。

穿过了一片树林,顺着干涸的河滩向上,脚底下的鹅卵石虽然让人感觉很舒服的,但是时间一久,这种舒适感就会变成加倍的疲劳,中午的时候,他们在河滩的一块大石头旁边稍作休息。

景三庭和老邢这两个老头已经快不行了,老邢还有点修为比景三庭强上几分,景三庭直接就靠在大石头上,疯狂喘粗气。毕竟,河滩也是向上的,往上爬是要耗费不少的体力。

安小语看那些研究员也是满脸苍白,浑身大汗。兵哥哥们状态好一点,擦了汗之后还要轮流吃饭,轮流守备。最让安小语诧异的是百岁,他居然跟自己一样,一点都看不出累来。

要知道安小语现在可是少师修为,放在一般这个岁数的人里面,已经算是很高的高手了,靳长风不过明体境界,冷殇也只是明智,魏方圆当年靠着双修,十八岁堪堪到达明灵初期。

所以现在又多了一个百岁?

安小语问:“百岁,你不累吗?我看你都没出汗。”

百岁理所当然说:“哦,我身体素质特好,别看我长得瘦,其实有劲儿得很,而且从来都不出汗,你看,我连汗毛都没有!”

百岁一只手拿着军粮,一只手端着水杯,无暇分身,直接把脸凑过来给安小语看。安小语看着他白刷刷的脸,没忍住伸手摸了一把。

实在不是安小语抵不住诱惑,只是因为百岁的皮肤确实好得不行,好得就不像是人的皮肤,只能用白玉无瑕来形容,而且确实也像他说的那样,滑如丝缎,没有毛孔。

离近了看的时候,任谁都要忍不住抹上一把。

安小语以前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这样的肤质——管理员。

百岁没想到安小语居然上手,脸一红,更好看了。

赶紧把头缩回去,百岁三口两口把午饭吃完,换班去了。

换下来的队长坐到了安小语的身边,看着施施然坐在大石头边缘看着风景的安小语,说:“你确实有点本事,修行人吧?”

安小语看起来像是在看风景,其实脑子里还在想着双花刀的招式和法门,听到他的话一愣,低头看了他一眼,点点头,没说什么。

队长自顾自地说:“我知道修行人神通广大,西云省的修行人我也见过几个,但是我得告诉你一句,在这种地方,就算是修行人,看你的岁数也没多厉害,还是小心一点好。”

安小语知道队长也是好心,于是笑着点点头。队长知道她没放在心上,站起身走了,临走的时候,突然说:“对了,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记得找百岁,他比我厉害多了。”

“是吗?好啊!”安小语听了很开心,听到别人夸百岁,就好像听到当初迟默夸奖自己一样,让她很开心。

队长看着安小语居然这么开心,还以为安小语心里在嘲笑他瞎操心,毕竟你一个人搁那笑得跟朵花一样,别人都不知道为什么,也不敢问。万一是神经病呢?万一还咬人呢?

神经病咬人不犯法啊!

You may also like...